新闻是有分量的

GE新政:工业复合体走到尽头_9

2019-04-18 14:44栏目:精选
TAG:

本文由知识自动化(zhishipai)授权转载

在风光无限的帝国之巅,逍遥的神仙会上会有流泪的国王吗?

11月13日面向分析师的会议上,GE上任三个多月来的CEO Flannery一定是像是感觉无法通过答辩的博士毕业生。他的战略陈述,再次无法赢得华尔街的青睐。

图1:13日答辩的GE CEO John Flannery

听完Flannery上午的陈述,昨天下午GE一度大跌7.9%,达到18.8美元。二十美元的股价支撑关口,毫无障碍地失守。自从8月份Flannery上任以来,股票已经跌得让人肝儿疼,暴跌27%。而与此同时,标准普尔指数上涨了6.3%。

图2:GE股价周一当天大跌(上图为五日线)

如果股票市场的表现就是评委给博士的评分表,那么工业巨头的国王论文,此次就算是没有通过答辩了。

GE新政:简体GE

GE的战略终于落地。Flannery在13日向分析师对外公布的新政要点中,提振业绩、优化业务结构、削减运营成本为最大重点。包括大幅度减少董事会成员,2018年的公司人数大幅度裁减都是重要举措。

图3:GE新政战略篮子一览

(来源:南山工业书院根据公开材料整理)

削减200亿美元的业务,这对于年度收入在1260亿美元左右的工业巨头,意味着自我减重17%左右。与此同时,GE还将在2018年裁员25%。巨人当众瘦身,如此折冲令人唏嘘不已。

图4:GE年度财表

GE新政仍然包括“大卖手”的策略。

卖掉交通业务机车!

卖掉GE照明业务!

而此最新两个月的动静就是:

卖掉工业解决方案!27亿美元的中低压电气收入以26亿美元扔给接盘侠ABB!

卖掉收入21亿美元的GE水务!接盘侠SUEZ苏伊士水务34亿美元拿走。

而更大的妥协来自油气服务业务的处置上。Flannery上台以来一直承受巨大的压力,尤其是来自激进基金会Trian股东的催促,后者一直希望GE尽快瘦身。Flannery在上个月就决定“削减200亿美元的业务”,昨天算是详细地公布了战略。在此前26亿美元向ABB出清的工业解决方案,就是该战略之一。

而现在,GE正在考虑退出油气服务行业!这可是前任Immelt耗资320亿美元构建的全新油气帝国。

美国CNBC王牌财经《疯狂财金Mad Money》主持人Cramer在昨天的节目中,将这项并购视为GE不可理喻的疯狂举动,并认为GE实在一个愚蠢的时点——鼎盛时期进场购买,从而进入了这个极具周期性震荡的市场。

“太可怕了Horrendous”,财经评论员Cramer用这个词来描述GE这个失败的并购。

2015年以来,国际油价大跌。油气服务这个本来并不是GE的重点业务,由于前任CEO Immelt的固执己见,成为GE的重要业务之一。然而这个领域的业务,全球都是急转直下,留给了Immelt一个无穷烦恼的市场。这个烦恼,也在成为继任者Flannery最为头痛的包袱。

图5:GE高位进入烦恼市场

总是要解决紧箍咒了。

“业务太多元化伤害了我们”,Flannery告诉投资者,“因此没有实现股东期望”。而当下管理层正在竭尽全力修正这个巨大的战略BUG。

作为对前任的安抚,Flannery昨天仍然非常小心地说,“我们将舍弃情感因素(with a very dispassionate eye),聚焦更有价值的业务”。前任Immelt应该最能理解这一点“情感因素”,当他在去年毫不留情地出清了“GE家电”这一美国国人带有二战记忆的国民品牌的时候,当他在更早的时候2007年就以116亿美元出清塑料业务给沙特基础工业公司SABIC(后来该业务在2015年被SABIC彻底重塑并痛下杀手关闭美国塑料业务总部)、以及从2009年开始出手历时4年最终出清NBC广播,还有很多都是盈利不错的信贷业务的时候,“平心静气”,应该对于Immelt都不是问题。

现在Flannery的“情感因素”,意味着要清算Immelt巨大的政治遗产:贝克休斯 (Baker Hughs)油服。

不确定性是工业的天敌

退出油服业务?

这是一笔高达320亿美元的交易。在Flannery宣布将董事会成员从18名,减少到12名的同时,GE还建立了一个财务和资本分配委员会,郑重考虑退出贝克休斯的油气业务。

油服业务,早就被认为是GE像卡车一样大的鸡肋。

因为它是跟工业不相关的独立公开市场——与油价息息相关。尽管即使卖掉GE的63%的股份,不是太划算,但它可以减少不确定性,也就是油价波动带来的巨大的伤害。贝克休斯公司(Baker Hughes)是美国一家为全球石油开发和加工工业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大型服务公司,成立于1987年,由两家历史悠久的石油设备公司(Baker 和 Hughes)合并组成。自2015年来贝克休斯就成为从未停止过痛苦的持续痛经,在合并到GE油气服务业务部门之后,GE同样染上沉疴。

如何处置贝克休斯业务,是Flannery遭遇到的最为棘手的问题。他当然希望致力于把贝克休斯的价值最大化,但问题之一是,“在这份重资产的结构或者所有权上,是否有另外的形式?”Flannery这样问自己。对于贝克休斯的处置,是有限制的。在去年GE油气业务与贝克休斯合并的时候,是允许新公司有权决定GE关于该业务的未来,直到2019年中期。

当然,除了油服之外,退出交通业务,对分析师而言也不意外。

这个建造机车的业务部门,从9月份以来的最近3个月销售额已经降低了14%,达到10.5亿美元;全年销售额则下降了8%。

北美市场的趋势仍然在放缓,因为煤炭运输业务从长期而言,也在放缓。但GE仍然有很好的经销网络,因此可以探索几种可能性,或者是出售,或者是让它独立。

然而GE CEO Flannery的这一系列的战略组合,听上去并无新意。看上去都是应急之策略。一直杀气腾腾、逼宫不断的Trian基金,持有价值13亿美元占1%的股份,尚未对这张答卷进行评论。但分析师已经要迫不及待地给出答案了:一道“清新的空气”,这是Flannery给大家带来总算舒缓的一个信号。

重新定义GE

还要记住的是,GE曾经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分红公司。

不过,那些优美的时代过去了。

毫无疑问,在过去一年中,GE成为股市“坏孩子”的标杆。它是当今工业市场唯一往后大踏步后退的公司。

图6:只有GE不走寻常路的下滑

(作者注:对比公司为联合技术、3M、Illinois Tool Works、霍尼韦尔和波音)

然而,希望犹存。技术仍然是GE可以重塑自我的重器:GE需要重新定义GE。

“简化的GE”,将会使得波士顿这个工业巨人有更好的终端市场和竞争力。强健的业务将成为助力引擎,毕竟这个由爱迪生一手创立的公司,仍然产生了当代1/3的电力,而且还有强劲的航空业务和医疗业务。

当然,也有对“简化的GE”持反对意见。高盛银行分析师认为,主要资产出售并不是GE未来的重点。许多完全不同的GE业务,是战略业务的一致性,一方面是相互抵销经济周期;一方面可以共享技术。

Immelt没有机会考虑这件事了,Flannery没有时间考虑这件事情了。

唯一需要费尽心机思考的是,工业数字化业务。这一点,依然是GE充满信心颠覆未来工业的重头戏。在2017年10月25日的“Mind+Machine”的年度大会上,GE CEO Flannery与微软CEO Nadella联合对话中,再次强调这一战略重点不会动摇。

在昨天的会议上,Flannery最后进行了誓师般的表态,“2018年是GE重置(reset)的一年”。工业数字化,这是GE真正翻身的唯一机会。Flannery已经对此笃定赌注。而在那里,还憋着前任Immelt最不能释怀的一口气。

  作者简介

  林雪萍:南山工业书院发起人,北京联讯动力咨询公司。